Guy小說 >  相戀不自知 >   第036章 反省

-

謝洛卿感覺自己才當皇後冇幾月,就己經提前開始感受太後的生活了。

自懷孕後,蕭離落先是每日議事批奏摺的地點由承光殿換到了玉露殿。

接著,為了怕她被人打攪,他特地下旨,後宮諸妃每日請安的事暫免。

此外,一日三餐,他都要親自陪她一起吃。

玉露殿所有的屋子,都新鋪了厚厚的波斯毯,說是怕她摔著、凍著。

就連謝洛卿出門賞個花,他也要親自陪看亦步亦趨。

最初,謝洛卿還覺得甜蜜。

及至半月後的一個深夜,她終於忍不住跟簫離落抱怨:“皇上,臣妾隻是懷了孕,又不是生了大病,你不覺得有些太過了麼?”

簫離落正將胳膊放在她頸下墊著,聞言忙捂住她的嘴,道:“呸呸呸,什麼大病,不許咒自己。”

謝洛卿無奈,繼續道:“太醫和薛姐姐都說了,臣妾身子一切正常。”

得知她懷孕,謝夫人進宮時便帶了薛紫蘇。

雖一眾太醫醫術精湛,然而神醫薛家也是江湖上承襲了百年的世家。

兼之薛紫蘇外出遊曆時,常給婦人接生,較之太醫而言,更多實際經驗。

於是蕭離落封薛紫蘇為太醫院特聘女醫,賜金腰牌,平日可不在太醫院當值,要進宮時,憑腰牌即可。

薛紫蘇對於這個安排頗為滿意,便每隔幾日進宮為謝洛卿把脈同時與一眾太醫切磋醫術。

說到薛紫蘇,謝洛卿忽然想到,不知她對哥哥是個什麼心思,待她下次她來,她可要問上一問。

正想著,忽地外頭宮女進采稟報,道:“啟稟皇上,淑妃娘娘忽感不適,派了宮女來想請您去椒蘭殿一趟。”

蕭離落正在給謝洛卿按著肩膀,聞言手下動作一頓。

謝洛卿以為他要起身出門,誰知他淡淡道:“既身子不適,傳太醫即可,朕又不會看病,去了有何用?”

進來傳話的宮女原是玉露殿的,她心中向著自家主子,聽得簫離落吩咐,忙笑道:“奴婢知道了,這就去回話。”

一時等宮女出門,謝洛卿瞥一眼蕭離落神色,淡笑道:“興許她是真的病了呢,你也不去瞧瞧?”

進宮之前,她原本己經做好了忍耐的準備。

即便簫離落夜裡去其它妃嬪的宮裡,作為皇後,她也要忍耐。

可誰知,自進宮後,彆說忍了,便是吃醋都不曾吃過一回。

自從大婚後,蕭離落夜夜來玉露殿與她同眠,有時批閱奏摺太晚,怕擾她休息便在承光殿就寢。

前幾日謝洛卿隨手翻了一下彤史的冊子,果見自她進宮後,簫離落便再未寵幸過旁人。

不僅如此,在她入宮前,他上一次去彆的嬪妃宮中過夜,尚是兩年前。

她話落,簫離落搖搖頭,道:“她病了,自有太醫照料,朕的卿兒若是因此醋了,那可是大大的不值。”

其實,他已經在暗中安排一些事了,隻不過冇有跟她說而已。

等過陣子吧,等到一切妥當,再跟她說也不遲。

這晚之後,宮中便逐漸有流言四起。

都說照皇上如此專寵皇後的勢頭來看,後宮其餘的妃嬪怕是要守活寡了。

畢竟,就連曾經最得寵的淑妃生了一場大病,皇上都未曾去看一眼。

若說他政務繁忙吧,可他又日日在玉露殿陪著皇後同吃同睡。

這其間的差彆對待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。

聰明的,都知道這段時日要討好皇後,或者閉門不出,千萬彆一不小心招惹是非。

也有些蠢笨的,想著皇上再愛皇後,但如今到底是特殊時期,夜夜同榻而眠,卻不能侍寢,又有幾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能忍住?

於是這日蕭離落在途經禦花園的路上,便偶遇了正在湖邊餵魚的徐美人。

“臣妾見過皇上,皇上萬歲!”

徐美人對簫離落盈盈行了一禮,一雙妙目不住地朝著年輕的帝王打量,脈脈含情。

“平身吧。”

簫離落話落,便自她身畔走過。

誰知此時,徐美人竟然軟軟地住他身上一倒。

“小主,您冇事吧?”徐美人的貼身宮女忙問。

“冇事,”徐美人搖搖頭,弱不禁風地靠在簫離落懷裡,怯生生地道:“臣妾在皇上麵前失儀了。”

尚未入春的天,她卻穿得甚是單薄,粉色的夾襖裡,是一件梨花白的錦衣,配著水仙花的月華裙,蝶戀花的步搖,粉嫩的宮裝,當真是嬌羞羸弱、我見猶憐!

美人投懷送抱,任何一個男人都很難不動心。

然而,大離朝年輕的君主不僅神色淡淡,鳳眸甚至比方纔更多了一絲冰冷。

他推開她,冷聲道:“既知道失儀,還不快回宮反省!”

“皇上?”徐美人睜著一雙美目,錯愕地看著他。

“李茂全,傳朕旨意,徐美人禦前失儀,著降為寶林。”

此言一出,眾人皆驚。

這件事說大是妃嬪禦前失儀,說小,不過是後宮爭寵常見的小手段。

卻一下子被連降三級,這可是從未有過之事。

“奴才遵旨。”李茂全忙應道。

“這下,後宮的小主們怕是要全部死心了。”大離太監總管暗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