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y小說 >  相戀不自知 >   第029章 暴露

-

清香丸……

蕭離落眉心微擰,怒道:“李茂全是怎麼辦事的?朕明明吩咐過他的。”

謝洛卿可不想把李茂全拖下水,忙解釋道:“與他無關。是我在藏書閣裡,偶然間翻到了關於清音丸的記錄。”

藏書閣雖多,但是大部分都是謝洛卿看過的,於是她便略過那些史書,專挑一些不曾讀的,倒是機緣巧合,看到了有關清音丸的寥寥數語。

先時她還懷疑可能是同名,可是隨著她嗓子兩三日便複原,更兼比先前還要清越,她這才確信無鑿。

“皇上也許不知,那夜我被你掐傷後,嗓子雖有不適,但因此太過屈辱,我便誰都未告知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”蕭離落恍然大悟,接話道:“知曉你喉嚨受傷的隻有刺客一人,而朕第二日派李茂全給你送清音丸,便是暴露了身份。”

“還有我讓慧兒去尋避子藥,她竟輕易便尋了來。宮中明明守衛森嚴,卻一直抓不住刺客……”

“卿兒~”蕭離落定定的看著她,目光滿是激讚:“你真聰慧?”

謝洛卿傲然一笑:“皇上喜歡的不就是我的聰慧麼?”

不然,論性子,她不夠溫柔、不夠千依百順。

論樣貌,比她好看的大有人在。

哪知,蕭離落竟搖搖頭,笑道:“不,朕喜歡你的全部。”

喜歡你身著男裝,慨談國事的模樣。

喜歡你明明懼怕,卻強作鎮定的模樣。

喜歡你被朕調戲後,手足無措的模樣。

喜歡你在酒樓喝著茶聽著戲,意氣飛揚的模樣。

喜歡你在朕身下呻吟、低泣的模樣。

喜歡你在父母跟前嬌憨的模樣。

喜歡你驕傲的模樣。

……

總之,喜歡你的一切一切。

也很慶幸,朕做對了,用坦然認錯,換來你的心結解開。

正要進一步動作,外頭卻忽然傳來敲門聲。

“何事?”蕭離落皺眉,揚聲問。

“皇上、小姐,是奴婢。”蘭馨的聲音,聽起來有些懼意。

她說完這句,又接著小心翼翼地道:“老爺夫人請你們一道用早膳,可要奴婢回絕了?”

唔……

早膳嗎?

雖然蕭離落一點都不想停,可是,討好嶽父嶽母,也是十分重要的。

剛好,他也有事要跟他們商量。

遂道:“這便起。”

說完,他捏了捏謝洛卿的小蠻腰,笑道:“起床了。”

“唔~”謝洛卿愁眉苦臉的搖頭,道:“我不吃,腰痠,不想動。”

“那怎麼行?”蕭離落皺眉,道:“你若是不跟朕一起去,嶽父嶽母還以為昨夜把你怎麼樣了呢。”

說到這裡,謝洛卿就氣憤不已。

她嗔道:“難道不是麼?”

“自然不是,”蕭離落搖搖頭,正色道:“明明是你對朕下手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洛卿氣極,再次把被子往頭上一蒙,決定不再跟他講話。

但是冇過多久,就被他大力掀開了。

蕭離落已經換上了昨夜那套月白長袍,整個人神清氣爽,他拿著她的肚兜遞過來,含笑道:“乖,來穿衣服,等下朕揹你過去。”

嘴上說著不要,但是謝洛卿心中卻清楚,她不過去,是不合適的。

最後還是從床上爬起來了,又在蕭離落的協助下穿好了衣服。

洗漱完畢,兩人這纔出了門。

李茂全早就在外頭候著了,一看到他們,整個人快笑出花兒來了。

“皇上,娘娘。”

謝洛卿臉一紅,羞道:“什麼娘娘?公公休得胡言。”

“哎呦,是奴才說錯話了,該打。”

李茂全於是笑著輕輕拍了自己一個耳光。

他這唱作俱佳的模樣,逗得蕭離落和謝洛卿都笑了起來。

“好了。就你這個老鬼猴精,時辰不早了,該過去了。”蕭離落笑斥道。

雖是斥責,但是在場的下人們都聽得出他心情甚好,於是皆躬身跟在身後伺候。

隻有李茂全心中暗暗委屈:“奴才也就比您打上一歲,怎麼就成老鬼了?”

一行人遂往飯廳行去,因為蕭離落今日停了早朝,故而謝章和謝欺程父子也俱在。

幾個人衣著整齊,皆端坐等在哪裡了。

待見蕭離落進來,俱一起跪地行禮:“皇上萬歲。”

“快快請起。”

蕭離落忙鬆開謝洛卿的手,箭步上前去扶。待幾人起來了,他說:“今後凡是在謝府,朕與諸位便隻論翁婿姻親,不論君臣。”

“皇上,此舉恐怕不妥。”謝章忙道。

君就是君,臣就是臣,豈可因地點兒更改?

“謝大人,”蕭離落麵露無奈之色,道:“不過是朕的一點心願,還請您應準吧。”

這話就更驚人了。

他是皇帝,決定一件事那裡還要他謝章一介臣子去同意?

眼見兩人僵持,謝洛卿忙打圓場,笑道:“爹,皇上既如此說,咱們便遵旨吧。”

內心深處,每次見父母跪拜自己的愛人,她其實感覺也有些怪異。

謝章聞言,心中略微糾結了一番,這才點頭道:“臣遵旨。”

一時幾人落了坐,謝夫人問蕭離落道:“皇上,昨夜睡的可好?”

“甚好,清苑清幽靜溢,景色怡人,實為休息的佳處。”蕭離落笑回道。

昨夜他本冇打算夜宿謝府的,隻是謝洛卿那醉酒後可人的模樣,實在勾的他移不動腳。

雖說未成大禮前便在嶽母家跟冇過門的娘子同室而眠不大妥當,不過先前他們在宮裡的事,想必謝氏夫婦也是知曉的。

這般想,蕭離落便極為坦蕩了。

他一坦蕩,謝章和謝夫人自然便不好說什麼。

年輕人嘛……

誰不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呢?

倒是謝洛卿,早上還冇覺得,此刻聽孃親和蕭離落含笑而談,忽然間就不好意思了起來,忙低著頭,假作還冇睡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