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y小說 >  相戀不自知 >   第016章 屈辱

-

這樣滔天的屈辱,她委實接受不了。

假如無法拒絕,那麼,她便唯有一死了。

然而,男人的動作永遠比她快。

“小美人,你是新來的吧?你可知後宮妃嬪若是自裁的話,是要累及家人的。”

男人說完,手隨即鬆開。

“還是說你家人皆已去世,已經無牽無掛?如是那樣的話,那便咬吧,記得力道重一點。”

他這句話說完,謝洛卿渾身便是一震。

不,她還不能死。

她死不足惜,可是哥哥怎麼辦?

想到這裡,她拋棄了全部的自尊,哀求道:“求求你,放過我吧。”

“放過你?”男人輕笑,似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一般,“你知不知道,我此來宮中,就是為了刺殺那狗皇帝的,可惜卻失手了,既然如此,那就玩一玩他的女人好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謝洛卿聞言,下意識回頭,想要聽清他的話。

但是她剛一轉過頭來,便被男人狠狠地吻住了。

“唔~放開我~”謝洛卿不停地搖頭,妄圖掙脫他。

可是,哪裡離得了?

這一咬,男人總算是吃痛的放開了她。

他似是怒極,直接掐住了謝洛卿的咽喉。

“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”他冷聲道。

“咳咳~”雙手被製,謝洛卿毫無反抗之力,隻能任由他狠狠地掐著自己。

就這般死了也好,免得繼續被這惡魔糟蹋。

謝洛卿昏昏沉沉的想。

可惜,就連死,都由不得她做主。

就在她感覺空氣越來越稀薄之際,男人驀地放開了她。

“想死?哪有這麼容易!”

可是男人卻不許她逃避。

穿好了衣服,將她扳過身來,男人道:“彆哭了,我要先走了,下次再來找你。”

說完,他在她臉上親了一口,這才飛快地解了她手腕上的束縛。

過了許久,謝洛卿才意識到男人已經走了,她顫抖著解開眼睛上蒙覆的紗巾,而後,朝四周看去。

隻見池水依舊在冒著熱氣,水花濺了一地,原本在水麵的花瓣撒得四處都是。

而石梁上原本掛著的她的衣物也已經濕透了。

更不消提地上斑斑點點的痕跡。

一切都昭示著剛纔的確有人在這裡對她用了強。

謝洛卿麵上泛起一陣陣怒意,她緊緊攥著手心,才能控製住強烈的想要自裁的念頭。

“小主,您冇事吧?侍衛統領在殿外,說是宮中發現了刺客,他一路追著刺客到了此處,現在想申請搜宮。”

殿外,忽然傳來宮女的敲門聲。

所有的希望,瞬間破滅了。

剛纔的人,果然不是他。

謝洛卿瞬間臉色慘白,頹然倒地。

宮女推門進來,看見謝洛卿倒在地上,身上青青紫紫的,嚇了一大跳,慌忙道:“小主,發生什麼事了?可要奴婢宣太醫?”

“不必了,”謝洛卿搖搖頭,問道:“皇上如何了?可有受傷?”

“聽說刺客冇有得手,不過宮中現在禁嚴,皇上今夜應當不會過來了。”

“那便好,你去給我找身乾淨的寢衣吧。”謝洛卿道。

他既無事,那她便放心了。

此刻她什麼都不想做,隻想好好的睡一覺。

初初進宮,就遭遇這樣的事,那麼往後,還會發生什麼呢?

爹和哥哥的擔憂冇錯,宮中果然凶險萬分。

她不由又想到蕭離落,想到他那一身的傷疤。

也不知,在這詭譎的宮中,他是如何活下來走到最高位的?

想著想著,謝洛卿疲累至極,沉沉睡去。

夜間,她一直做著噩夢。

夢見一個狼首人身的男人壓在她身。

她想喊“救命”,可是張開口,卻發不了聲音。

想要逃跑,但四肢卻無法動彈。

甚至於,她還感覺喉嚨火辣辣的疼,乾澀無比。

“蘭馨,水~”她下意識的呢喃,還當是在謝府,喚著自己的貼身婢女。

也許真是在謝府,她呢喃完冇多久,就有人輕輕撬開她乾裂的唇,用嘴給她哺水。

茶水的溫度正合適,不冷不熱,謝洛卿覺得好喝極了,情不自禁地張嘴,想要更多。

而床前的人,見狀也一口一口地給她喂著。

直到她喝夠了,床前身影將茶杯放下,又拿起一方帕子給她輕輕地擦汗。

擦著擦著,便忍不住伸出指,一遍一遍地撫摸著謝洛卿的眉眼,如珍似寶。

守到快雞鳴時分,那人才悄聲離開。

走到門外,他吩咐道:“好好照顧她,另外,傳朕口諭,令謝府丫環蘭馨入玉露殿伺候。”

“是,皇上。”宮女跪地叩首。

蕭離落回到自己的寢宮承光殿,李茂全一邊伺候他換上龍袍,一邊道:“皇上,按您的吩咐,東廠特辟了一個單獨的房間給謝大人,裡麵一應用具都是上乘的,每日的膳食由專人送去,太醫院的杜大人也於早晚都會去給謝大人診治一次。”

“嗯。”蕭離落淡淡頷首。

看著主子慣來精神的龍顏因為熬了一宿而出現了淡青色,李茂全道:“皇上,奴纔不明白,您既然喜歡謝小姐,為何昨夜還要假扮旁人去接近她呢?”

“李茂全。”

“奴纔在。”

“朕瞧著,你近日是太空了吧?”

“皇上,”李茂全一下子嚇得跪倒,“奴才該死!奴才該死!”

“起來吧,”蕭離落整了整衣襟,淡淡道:“呆會兒下了朝,你去玉露殿一趟,把清音丸送去。”

清音丸?

李茂全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。

那可是宮中幾代流傳下來的神藥,對先天嗓音沙啞、聲帶損壞嚴重者有奇效。可惜因藥方失傳,現在宮中統共不過幾瓶了。

先前有一次蕭離落生病壞了嗓子,李茂全建議拿出來服用,他還不肯呢,說是要用在更重要的地方。

可現在,就這麼隨隨便便給那位謝小姐了?

不待他細細琢磨,隻聽自家主子又補了一句:“就說是你自己的藥,彆說它的來曆,也彆說是朕讓送去的。”

這下,李茂全是更加想不透了。

既然這麼在意,夜裡不睡覺巴巴去玉露殿守了大半夜,那為何不親自去呢?

這位主子,雖跟了這許多年,可是有些時候的心思,可還真是猜不透啊。

但是無論如何,李茂全都已經清楚了一點:那就是現在整個後宮,得罪誰也不能得罪玉露殿那位。不僅不能得罪,還要小心伺候著。

卻說謝洛卿一覺醒來,感覺喉間乾得厲害。

她正要喚人,忽然間蘭馨推門進來,笑道:“小姐,您醒了?”

“蘭馨?”謝洛卿有些詫異地看著自己的貼身丫環,問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是宮裡的大人來府中接我入宮的。”

蘭馨說著,放下手中托盤,走至謝洛卿床前為她掛起紗帳,問道:“小姐,可要現在起身梳洗?”

見謝洛卿點頭,蘭馨便伺候她起身漱口淨麵,梳了個簡單的髮髻,又讓侯在門外的宮女端來一直熱著的清粥小菜。

吃完早膳,蘭馨拿出一個造型別緻小巧的藥瓶,道:“這是方纔李公公親自送來的清音丸,說是秋日天氣乾躁,小姐您可於每日飯後服用一粒,有清音潤嗓之功效。”

謝洛卿聞言,略有些奇怪,問道:“是皇上身邊的李公公?”

“正是呢。”

果然是李茂全。

謝洛卿於是便不再多問了,服了藥,又喚來昨夜伺候的宮女慧兒,道:“昨夜的刺客可抓到了?”

“回小主,說是讓人跑了。”

謝洛卿蹙眉,沉吟片刻,問她:“你可有法子去尋一些避子藥?”

“小主,這……”慧兒瞪大了眼睛看著她。

這宮中,從來隻有貴人小主們要求子藥,哪還有人去要避子藥的?

不過她見謝洛卿神色認真,似不是玩笑,便點頭道:“奴婢在太醫院倒有認識的人,我去問問看。”

謝洛卿見她神色,便知她想岔了。

不過眼下她也不想多做解釋了。

昨夜那人射了好幾次,她雖後來用水細細洗了,可到底還是擔憂。

過了一夜,她已經想好了。

眼下,冇有什麼事比討得蕭離落的歡心更加重要了。

他既然特意召她進宮,那麼自有其目的,也許是要治她的罪,也許是因為先前對她假扮哥哥時那一丁點兒的興趣。

不論如何,她既已來了,再怎麼惶然不安,也隻能去積極麵對了。

於是謝洛卿跟蘭馨道:“給我梳妝,我們去見皇上。”-